“烟草院士”缺席院士大会未领院士牌

2012-06-13        
已有人收藏

  如许多人所料,被称为“烟草院士”的谢剑平缺席了今天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留下一个未被领走的新院士牌。在会场,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提问“谢剑平为何没有出席大会”时,他回答“他请假了”,但并未透露具体缘何请假。

  消息一出,界的猜测纷至沓来,一位刚当选半年的院士缺席“加冕”仪式,其院士席位是不是留不住了?

  两周前带头抵制“烟草院士”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华医学会会长钟南山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谢的缺席值得欣喜,这起码为工程院解决该问题留下了一个空间。

  6月12日上午,中国工程院第十一次院士大会全体会议举行。按照惯例,在这个每两年一次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上,工程院将为去年新当选院士和外籍院士颁发证书,饱受争议达半年之久的谢剑平能否顺利拿到这个刻有自己名字的院士牌,被外界看作是其能否名正言顺“当选”院士的最后一道仪式,故而备受舆论关注。

  6月12日,周济依次为该院9个学部的新科院士颁发院士牌并合影留念。音乐响起,报告厅4块大屏幕上同时出现每个上台新科院士的名字、简介以及照片,轮到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时,谢剑平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其本人也未到场。

  面对舆论关注,中国工程院并未提前对外公开说明其缺席的情况。就是当天的院士大会,现场的工作人员也对此避而不谈。记者询问大会环境与轻纺工作学部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称自己并不知情,并表示不愿透露有关谢的任何问题。

  事实上,在大会开始前,就已经有学者在微博上表示谢无法出席院士大会:“昨晚有院士给我发短信,说今天上午给新院士颁发证书,但名单上没有谢剑平。”这一点从工程院院士大会的会议手册里没有谢剑平的房间号码也能看出。至于原因,这则微博称“没有通知谢参加院士大会”。坊间还有一种说法是:“谢被要求不出席大会,工程院也暂不会为他颁发院士证书。”

  不过,这两种说法均未得中国工程院的认可。

  对于谢剑平的目前身份,周济说“当然还是院士”,但谈及主席团层面的意见时,他则闪烁其词:“这个事情,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会妥善处理,在适当的时候和你们说。”

  面对工程院尚无定论的答,钟南山表示可以理解。“他们还需要时间。”他顿了顿说,“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解决起来并不容易。”

  钟所说的敏感问题指的是,根据《中国工程院章程》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办法》,如今的谢剑平已经通过既定程序当选为院士,复议或撤销他的院士资格都不容易。这种不容易体现在“章程”与“大是大非”的冲突上——

  在章程中,涉及撤销院士称号的条款写道:“当院士的个人行为涉及触犯国家法律,危害国家利益或涉及丧失科学道德,背离了院士标准时,可依据以下程序撤销其院士称号。”但是谢剑平并没有被发现有法律、道德层面的问题,而目前反对声音也主要是针对谢“降焦减害”研究成果的学术问题。

  包括钟南山和陈君石在内等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的20多名院士认为,“降焦减害”是伪命题。全国人大常委、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陇德也曾对媒体表示,国际科学界从未承认烟草“降焦减害”这一命题,我国政府签署已6年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也明确规定:不允许任何烟草制品以“低焦油”、“低危害”欺骗误导公众。这一点钟南山有更为切身的感受:“我所接触的肿瘤病人,绝大多数都是抽滤嘴烟、降焦烟的,他们并没有因为吸这些烟而没得病。”

  不过,他们的声音并未完全得到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层面的认可。涉及学术问题的讨论,本应是十分简单的“对或错”,为何涉及到谢剑平的研究成果,就复杂了?钟南山直言,这就牵扯到了目前工程院对于某一领域学术问题研究的狭隘化,换言之,应由谁对某一些学术问题作权威判断。

  具体到“降焦减害”,不少院士认为,这并非谢剑平所在的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所能评判的问题,王陇德在对媒体解释院士联名要求重审的主要理由时说:“‘降焦减害’的‘减害’是对人体健康而言,评审应由医药卫生学部来进行,而不是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

  不过,按照章程上对于增选(提名)的说法,“每次增选,每位院士提名候选人数不超过两名;获得不少于本学部3位院士提名的候选人为有效。对候选人的评审和选举由各学部组织院士进行”。这意味着,只有候选人所在的学部才具有对其研究成果学术评判的权威,其他的意见则只能在公示阶段提出,而后者在钟南山看来因公示资料不够详细无法起到真正作用。

  在撤销某位院士称号上,根据现有章程,也须经其“所在学部常务委员会调查核实,进行审议后,由本学部全体院士投票表决。”这意味着,在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再来一次全体院士投票,半年前“超过2/3院士同意当选”的结果可能再次上演,那么,针对谢剑平的院士“复议”也就只是走过场。

  唯一的办法,似乎只能是加入医药卫生学部的意见。但一个学部“插手”另一学部的院士评选、复议事务并无先例。这也是钟南山觉得最为棘手的地方。

  然而,每当想到“降焦减害”对人的健康是一场骗局这一大是大非的问题时,钟南山就“按捺不住自己站起来反对的情”。

  “章程在大是大非面前显得微不足道。”钟南山告诉记者,按照既定的章程,谢的院士身份很难改变,但是,一切科学技术都是为人类社会发展服务的,即便是核武器的研究也是为了保卫国土,“脱离了科学的终极目标,却只谈不够灵活的死章程,是本末倒置。”

  钟南山最后告诉记者,如果章程阻碍了科技的宗旨,他相信有关层面一定会进行调整,“我相信工程院能解决好这一问题,但还需要时间,把到底孰轻孰重捋清楚。”

最新评论

我来说两句

查看更多评论>
内容: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39健康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您在39健康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39健康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注我们

精品栏目

医生有话说系列专题往期>
医生有话说系列专题

第53期 从“任督二脉”事件看中医经络

美剧解读:豪斯医生系列往期>
美剧解读:豪斯医生系列

第11期 警觉铜过敏

声明:第三方公司可能在39健康网宣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不过您跟第三方公司的任何交易与39健康网无关,39健康网将不会对可能引起的任何损失负责。

本频道由国家医学教育发展中心、39健康网联合运营

39健康网 - 中国第一健康门户网站 Copyright © 2000-200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