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医疗 当今医学之痛

一位医学专家,看病不问诊,埋头开“大处方”,甚至自己给患者备好拿药的塑料袋;另一位医学专家兼院领导,违反本院宣传橱窗里介绍的医学常识,频繁给患者开检查单,患者难以承受拒绝频繁检查后,“指标”立马出“问题”……不知在医院这一救死扶伤的圣洁之地,还有多少令人拍案惊奇、痛心疾首的事情发生。[详细]

什么叫过度医疗?

过度医疗是指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违背临床医学规范和伦理准则,不能为患者真正提高诊治价值,只是徒增医疗资源耗费的诊治行为。简单说,过度医疗是超过疾病实际需求的诊断和治疗的行为。过度医疗不是诊治病情所需,起码不是诊治病情完全所需。过度医疗是与道德相违背的,是法律以及相关制度所被禁止的。过度医疗包括过度检查、过度治疗(包括药物治疗、手术治疗和介入治疗等)、过度护理。

卖三套房子能否保条命?——癌症 竟成过度医疗重灾区

癌症,因治疗手段多、风险高,技术更新更快等特点,已成为过度医疗的重灾区。花费大、效果却不理想,不仅给病人、家庭、单位、社会带来沉重负担,也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详细]

“过度医疗”是不折不扣的利益分配问题

从表现形式上看,“过度医疗”似乎更多是伦理道德或技术运用方面的原因。如果运用经济学的分析工具,则会发现其实质是不折不扣的利益分配问题,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委托-代理问题”。委托-代理关系是一种契约关系,即一方行为主体(委托人)指定、雇佣另一些行为主体(代理人)。[详细]

“过度医疗”最常见于公费医疗 是医疗资源的巨大浪费

过度医疗在经济条件较好、支付能力较强的患者、家庭,特别是一些享受保健、公费医疗或医保的患者表现较为突出,越是大干部、有钱的人,资源浪费也越严重。有些家属甚至直到病人临终,还要求医生上呼吸机、插导管、进行心肺功能维持等抢救措施,用以维持病人的呼吸、心跳、体温等生命体征,不仅增加了患者的痛苦,而且也给家庭、单位、社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造成医疗资源的巨大浪费。[详细]

“过度医疗”表象背后原因何在?

专家认为,医院为了创收,实行医务人员收入与经济效益挂钩的制度,造成了医生药品回扣、开单提成等逐利行为,是造成过度医疗的最根本原因。

医患纠纷实行举证倒置,医生实施“防御性医疗”也是重要原因。为了避免漏诊或者误诊,减少不必要的医疗纠纷,医生要求患者全面检查,以检验、心脑电图等来记录医疗过程,进行“医疗防卫”。一位年轻医生说,我开始职业生涯时,得到的第一句告诫是:学会保护自己,因为医生是一只脚跨在法院的。

盲目尽“孝道”会助长过度医疗。亲人得了重病,即使是不治之症,许多家庭仍会不惜一切举债治疗。有的晚期癌症患者癌细胞已多处扩散,手术对患者有害无益;有的患者反复化疗造成白细胞降低,身体虚弱,再次化疗只会增加痛苦,加速死亡。但许多人认为这是“尽孝”。

盲目追求“根治”也是重要原因。普通患者不理解某些疾病在目前无法根治,不知道某些检查本身也是有害的,急于求成。专家说,其实能一次治疗不再发病的疾病并不多,只有那些能获得永久性免疫的病,如麻疹、天花等;某些经正规用抗生素治疗获治愈的感染性疾病,如大叶性肺炎等;一些经手术治疗摘除病灶后不再发生的疾病,如阑尾炎等才称得上“根治”。感冒治愈后还可能再次发病,子宫肌瘤、胃溃疡就算是手术切除也可能再次发病。

最后是医院管理水平等其他因素。有些医院缺乏合理临床流程和诊疗常规,医疗活动不规范。目前医疗保险覆盖面过低,第三方制约机制不健全,医疗保险制度中缺乏对就医行为的合理性审查,政府和社会缺乏对医院医疗服务收入合理性的监管、审查机制。医保部门对医疗服务的提供者和需求者的制约机制不完善,导致了“供方诱导需求,需方过度利用”医疗服务。

“过度医疗”为什么总能被合理解释?

一是信息的不对称性。以医学诊疗服务为例,接受专门训练、拥有实践经验的医生掌握着患者不可能具有的专业技术信息,加之现阶段医患沟通机制不完善,使患者在医患关系中基本处于“服从”地位,几乎没有能力和渠道去行使对医疗行为的选择权和监督权。同时,生命的唯一性也会使患者特别是病情较重者产生不惜代价的想法,对待“过度医疗”只能被动地接受。[详细]

二是结果的不确定性。诊疗效果不仅仅受医生的行为和努力程度影响,也取决于其他一些不可控的随机因素。现实中即使故意用高价回扣药品替代常规药品的医生,也完全能用个人经验、用药偏好甚至“病人认为疗效更可靠”等理由应对质疑和检查,从而把道德作风问题冠冕堂皇地归咎于“技术因素”。比如治理“大处方”常用的数据监测法,定期对用量最大。[详细]

三是契约的不完备性。由于医疗过程的复杂变化,医患双方不可能将所有情况下的权力、责任事先界定清楚,没有详细规定的那部分权责配置必然会影响代理人的行为选择。例如曾被寄予厚望的“单病种限价”,虽然有了形式上的价格“封顶”,但相同名称的“单病种”在不同地区甚至同一地区的不同医院所采用的诊疗技术、流程甚至疗效判断标准都有所差异,不同医院间的“限价”缺乏可比性,也难以消除患者对服务质量“缩水”的顾虑。[详细]

如何扼制“过度医疗”?

方法一:加大财政支持

自98年城镇医疗体制之后,医院被大规模的推向市场化,自负盈亏,逐渐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以药养医”机制。 公立医院的性质理应是公益性的,为民众提供基础的医药服务,但这在没有财政支持的情况下是无法实现的。让医院“吃皇粮”有保障,“医”、“药”才可能分离,患者才可能“减负”,医院才有可能在药品公司面前更为淡定,“接受药业公司援建大楼”这样的暧昧之举才能得到遏制。[详细]

质疑:政府埋单,就能根治过度医疗吗?

医疗卫生服务呈现市场化特点,医务人员收入与经济效益相挂钩。如果市场化的取向不发生变化,逐利的动机没有改变,医院很可能“吃了财政,再吃病人”,一边享受着财政补贴,一边继续开大药方、重复检查,从老百姓口袋里继续拿好处。“政策性失血”,由政府输血来救治,是对症下药。只是,财政输血并非免费午餐,输血要见实效,要有效率,恐怕需要更加细化和更为系统的措施加以辅助。[详细]

深度评论:财政补贴将加剧过度医疗

财政全额补贴一定程度上是增加了居民的医疗服务成本,而非降低了服务成本,是加剧了一些人的过度医疗问题,而不是降低了过度医疗。事实上,导致当前看病难、看病贵与公立医院亏损并存局面之虞,恰恰源自带有显著外部性的财政补贴。 [详细]

方法二:推广临床路径

“临床路径”类似于标准化生产,是一套标准化治疗模式。临床路径将对患者入院后的诊疗过程、时间、费用等标准化、规范化,从而减少不同医生对同一病种的医疗差异。患者也能提前了解自己住院的全过程,做到心中有数。医生如要进行“临床路径”以外的诊疗行为,都需要列出原因,并接受临床路径管理者的监督。这样的方法能规范医生的医疗行为,防止过度医疗,有效利用医疗资源。[详细]

质疑:仅靠“临床路径”治不好过度医疗!

过度强调标准化、规范化就有可能异化为鼓励懒汉、束缚创新、阻碍医学不断发展的可怕枷锁。假如“临床路径”的具体执行细则过于繁琐,则很可能增加医生工作的阻力,压抑医生诊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新精神,最终损害的还是患者利益。另外,只要医院自负盈亏的状况没有得到根本性地改变,背负了强大经济压力的医生压力得不到减轻,医院和医生还会用过度医疗等办法向患者搞“创收”。[详细]

方法三:按病种付费

按病种付费方式,就是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医疗诊断上,疾病名相关的归为一类。比如肺炎,有小儿肺炎、老年肺炎,还有细菌性肺炎,它们都是肺炎,但有轻有重,把它们打包在一起,按治疗这类疾病通常需要的诊疗项目,科学测算出一个价格,并统一按这一标准收费,就叫按病种收费。[详细]

质疑:按病种付费能否杜绝过度医疗

按病种付费是国际上控制医疗费用的通行做法。该方法可以约束大处方,有效缓解看病贵问题。但是推广按病种付费尚需时日。原因有三:首先,不同医院之间的单病种标准缺乏可比性。其次,按病种付费改革需要相关部门的密切配合。再其次,病种选择难以把握。最后,难以进行有效的成本控制。[详细]

方法四:引入第三方制约力量

如何控制医疗成本或者医疗费用,使之保持在合理的范围,在世界各国都是医改的疑难问题。多数医疗模式成熟的国家,一般引入第三方制约力量以控制医疗费用。这个力量,要么来自全国性的医疗协会,要么来自医保机构。通过引入第三方制约力量,医疗服务的价格机制就可通过博弈而形成,而非通过单纯的行政管理手段。将医疗服务成本水分挤干,然后通过审核以明晰化,最后政府财政有针对性的补贴,一方面可以扶持公益医疗服务,另一方面也可以有效控制成本,控制医疗费用,避免过度医疗。[详细]

质疑:第三方制约治不了“过度医疗”

医院公有制就决定了院长的行政官员身份,而目前医保机构是一个政府部门,且不说其稽查热情缺乏、稽查力量不足、稽查水平有限,即便是其目前的医保机构再扩充数倍,甚至可以引进更多的专业医务人员来进行医疗费用的把关,单是公立医院和医保机构那斩不断理还乱的行政关系,就先天性的决定了这种“第三方力量”难以发挥作用。 [详细]

扼杀“过度医疗” 医疗工作者应自觉

一个医生的告白:“也谈过度医疗”

医生无论在哪里从业,都不能忘了最基本的医疗道德。公立、民营只是医疗体制不同,都是为病人服务的地方,都要以诚相待,要有最博大的胸怀,最虔诚的爱心,对待每一位前来的病人。对医生来说,最主要的是应该换位思考,“如果我是病人,应该用什么方法治疗?如果面前的是我的父亲、母亲、子女,我怎样治疗?”绝对不能像卖狗皮膏药的,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随便忽悠,这种医生就是医疗队伍里的败类,应该清除。 [详细]

谈过度医疗 也得让医生说话

医生呐喊:医生是救死扶伤的天使,作为医生,就必须全心全意地为病人服务,但是我们医务人员更希望广大的群众相信,信任和理解医务人员,目前社会上的媒体对医务人员的宣传,有的能实事求是,但有的也失去了真实性,过度的宣传医院负面,对医务人员是不公平的。希望有更多的医务人员能为自己神圣的责任站起来,作为医生,我也想说一句,请广大患者也听一下我们医生的心声! [详细]

39
编辑:许赫赫 监制:任子宇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8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8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