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美护士发错药之后……

美国护士发错药之后

美国玛丽,忙乱中发错了药

这位护士叫玛丽,在纽约一家医院已经工作了三年。这年纽约气候异常,住院病人激增,玛丽忙得脚不沾地。一天给病人发药时,她张冠李戴发错了药,幸好被及时发现,没有酿成事故。

但医院的管理部门依然对这件事情展开了严厉地“问责”。

严厉“问责”开始了

首先问责护理部。他们从电脑中调出最近一段时间病历记录,发现“玛丽负责区域病人增加了30%,而护士人手并没有增加”。调查部门认为护理部没有适时增加人手,造成玛丽工作量加大,劳累过度。人员调配失误。

然后问责人力资源部门的心理咨询机构。玛丽的家里最近有什么问题?询问得知,她的孩子刚两岁,上幼儿园不适应,整夜哭闹,影响到玛丽晚上休息。调查人员询问后认为“医院的心理专家没有对她进行帮助,失职!”

最后问责制药厂。专家认为“谁也不想发错药,这里可能有药物本身的原因”。他们把玛丽发错的药放在一起进行对比,发现几种常用药的外观、颜色相似,容易混淆。他们向药厂发函:建议改变常用药片外包装,或改变药的形状,尽可能减少护士对药物的误识。

人性关怀 玛丽越加尽责做好护士工作

那几天玛丽特别紧张,不知医院如何处理。医院心理专家走访了她,告诉她不用担心病人赔偿事宜,已由保险公司解决。还与玛丽夫妻探讨如何照顾孩子,并向社区申请给予她10小时义工帮助。玛丽下夜班,义工照顾孩子,以保证她能充分休息。同时医院特别批准她“放几天假,帮助女儿适应幼儿园生活”。

如果是中国护士发错了药,也许是这样的……

领导先劈头盖脸训斥

领导先劈头盖脸训斥玛丽:“你怎么能犯这种低级错误?现在医患关系这么紧张,医院没错还天天被人揪斗呢,你这不是给咱们院长找麻烦吗?”护理部召开紧急会议,最终,本着对患者负责、对护理部负责、对医院负责、对社会主义医疗卫生事业负责的态度,扣发玛丽当月奖金,全院通报批评。

医闹来了……

患者听说自己险些被发错药,大怒,跑回家安排了一番。一个小时后,三十多个壮汉高举着“无良医院,还我公道”的伟大旗帜,闯入医院,把护理站砸了个稀巴烂。院长赶忙前来交涉处理,这些壮汉声称,他们都是患者家属,要为患者讨还公道,“公道”的具体内容是:赔五十万现金,否则就向媒体“报料”。

强大的媒体曝光,“正义的”指责也开始了……

CCAV记者问玛丽:“你为什么发错了药?”玛丽回答道:“是我疏忽大意,我承认自己的错误,以后一定注意认真核对。”记者又问:“你觉得有什么客观原因吗?”玛丽说:“主要是我自己的错误。”记者继续友好、和蔼、循循善诱地开导她:“也不能全怪你吧,难道一点客观原因都没有吗?”玛丽想了半天,很不确定地说:“最近我们病区的病人增加了30%,但护士人手没有增加。也许,病人多了,我们太忙了,就忙中出错吧。不知这算不算您说的客观原因?”CCAV记者听到这句话,大喜,马上结束了采访。第二天,CCAV播出了剪辑过的采访录音,录音中的玛丽只有一句话:“忙……就……出错”。播音员义正词严地评论道:“护士竟然公然叫嚣‘忙就出错’,按照她的逻辑,其他职业的人,如果工作忙,也都可以出错了?主刀医生忙,就可以给病人切错了地方?麻醉师忙,就可以给病人麻错了剂量?教师忙,就可以给学生讲错了知识?司机忙,就可以给乘客拉错了道路?况且,生命是最宝贵的,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作为掌管生命的医护人员,尤其不能以任何理由当作出错的借口。生命,不容出错!谢谢收看,咱们明天再见。

第二天,《正义日报》报纸刊出文章:《护士只顾自己孩子却给病人发错药》。文章用充满正义豪气的口吻说道:“医院,本应是救死扶伤的地方;护士,本应是白衣天使。但是,当天使徒有白色的外表,却没有一颗为病人服务的天使之心时,她还是天使吗?护士本应时刻以病人利益为重,但我们昨天采访的这位护士竟然理直气壮地说,因为照顾自己的孩子,就给病人发错了药!如此自私的人,哪里还配做护士?不如直接回家看孩子去吧……【详细

“中国玛丽”最终被“正义与道德”开除了。 玛丽不再是护士 却仿佛重获新生。

院长回到办公室,心中不爽。打开电脑,正巧看到“亲民之声”网站上的一篇关于此事的帖子。帖子标题是《生命当儿戏,岂能一罚了之?》,帖中说:“像玛丽这样粗心大意、拿患者生命健康当儿戏的护士,不但应该严加惩罚,还应清除出医疗护理队伍,以保障广大患者的安全。”院长一琢磨,对,有道理。于是发布命令,将玛丽开除了……【详细

钢丝上的舞者--中国医务工作者生存直面威胁

外媒:备受威胁的中国医生

如今,中国紧张的医患关系甚至引起了国际级学术期刊的重视。大名鼎鼎的《柳叶刀》杂志上刊发了一篇题为《备受威胁的中国医生》的社论,全文如下:

8月18日至21日,在深圳召开的世界癌症大会上,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开幕致辞里,介绍了中国当前的医疗改革。他所传达的核心议题,正是体制改革。围绕这一话题,许多国际卫生决策者与医生,纷纷就体制改革的框架制定与行动展开讨论。遗憾的是,会场上却罕见中国医生的声音。

与病患救治的专题报告相比,中国代表较少参与体制改革的全体会议,原因何在?要想回答这一问题,首先需认识到:中国医生安全问题堪忧,他们经常成为医疗纠纷暴力事件的受害者。今年7月,山东省的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被刺杀,凶手的父亲13年前已因肝癌逝于该家医院。福建某儿科医生当班期间因一名新生儿死亡,为躲家属围攻从5楼窗口跳下。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沈阳27家医院要聘请警察当安保副院长。在中国,医生成了高危职业!

很大程度上,固有观念导致了上述问题。不少中国患者认为,医生与医院沆瀣一气,进行不必要的检查诊疗,增加病人负担。部分医生收受红包的行为,也违反相关规定。许多患者还将疾病的恶化,直接降罪于医生,指责医生既无医技,也无医德。而在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理想是“不为良相,则为良医”。即使在当代中国,医护人员也曾被尊称为“白衣天使”。中国医生形象,何以一落千丈?

值得一提的是,媒体在医患关系紧张恶化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媒体常常出现带有偏向性的报道。几周前,《南方都市报》声称一名为产妇进行痔疮治疗的助产士,故意缝合产妇肛门。去年11月,中国的权威媒体中央电视台曾报道北大一院非法行医,允许医学生进行外科操作,致使一名患者死亡。尽管该院及中国卫生部均明确表示,在持有医师执照的医生指导下,医学生参与临床诊疗操作是合法的,但医生和医院却遭受严重的信任危机。此类错误报道到底是媒体缺乏相关医学知识,还是仅为追求眼球效应,实在难以说清。公众对医疗行业的误解,伤害的将必然是医生和患者二者本身……【详细

39
编辑:许赫赫 监制:任子宇
39健康网 -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 2000-2018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联系我们